當我看到署名EvaLee寫的這篇「不只是‧葉子」,深深觸動了我的心,感到無比膨派與激昂,忍不住想陳述內文:

歐鄉社區(註:和三峽瀝青廠僅隔十公尺),主委從社區隨手摘了幾片葉子,捎來汙染的狀況。葉子輕飄,訊息卻沉甸甸的,令在場眾人喘不過氣。

翠綠葉面沾滿瀝青的落塵,聞來帶著一股油臭,一般的灰塵隨剝即落,但瀝青的落塵卻怎麼也無法抹掉,試了幾次,沾得滿手黏膩,不僅如此,甚至滲透至葉背,生平第一次看見瀝青的可怕。

這只是一片葉子,但對我們而言,這不只是一片葉子。

可能是某位歐鄉社區長輩的肺葉,可能是北大特區早起運動居民的鼻腔,可能是往返三峽、樹林,通勤的爸爸或媽媽的氣管黏膜組織;也可能是柑園、鶯歌地區某位媽媽的,想到這裡,已不敢再想下去。

歐鄉社區的副主委笑著說:「你們還要不要,我們那裏還很多耶!」,主委跟著附合:「這是歐鄉的特產喔」。

當晚的震撼,至今仍覺得心頭被狠狠挨上一拳,發出悶相響,很痛,很痛。

震撼的原因,是歐鄉居民的樂觀與談笑風生,讓我的心備感衝擊。

平靜的語氣,好像在說:「有空來我家泡泡茶」,或是說:「我家的曇花開了,來看看吧!」,這類的家常話,語氣輕如鴻毛,意義卻重如泰山。

是怎麼樣的長期抗戰,讓憤恨的情緒不停空轉,最後變成了豁達與幽默感?

是怎麼樣的長期汙染,讓他們將汙染物不得不視為社區的特產及生活的一部分?

是怎麼樣的公權力,讓耆老們不顧身體、名譽,踽踽獨行地面對勢力龐大的三峽瀝青廠?

而現在又有誰能幫助他們?或者,將來又有誰能幫幫我們?

以後,我們會不會拿葉子回老家,用同樣的笑容面對親友,說著同樣的話呢?

當我們沉默,世界跟著一起沉默。

法律史和人類發展史上,全力從來不是國家主動給予而來,而是爭取來的。當生存權和環境權受到傷害,公權力不彰,應該為自己和後代子孫,奮力團結爭取。

葉子不說話,歐鄉社區為它們發聲。

親愛的鄰居們啊!當你我不說話,誰替你我說話呢?

這只是一片葉子,這也不只是一片葉子。

為我們的環境團結起來,為下一代福祉而努力,為我們的健康站出來,為家園重寫歷史。

我們要的不多,只要求憲法落實在人民生存的最末端,只盼望能重回開窗大口呼吸乾淨的空氣,讓陽光灑落,感受生活的美好,而不是皺眉地關上窗,恐懼惡臭竄進胸腔。

我們要的,就是這麼簡單...

請讓我們手牽手,禁止沉默,不用悲情,反對暴戾。

6月25日,讓我們在新北市政府大門前,向世界大聲說話,吶喊揚起,隨風吹向各地。

「還我生存權,我要自由的呼吸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美人魚 的頭像
美人魚

美人魚

美人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