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自小就是個「錢兔」,非常精明愛錢,三歲左右就知「錢」的用處,哭喊著不肯繳出過年紅包給我「保管」。

我真的只有保管而已,對他曉以大義、動之以情下,才肯乖乖繳出紅包給我,還親自帶他去開個專屬帳戶。 

洋現國一階段,延用小學的額度,零用金為每週100元,每月初發放。

考試成績滿分和總分進步的獎金,是他的額外收入。

每天吃我(三餐+零食)、喝我、用我(服飾)、睡我(陪睡)、玩我(耳朵),應該沒什麼需要花到屬於自己的零用金才對。

「為什麼只有大學畢業才只有22K?我要加薪」今晚,洋笑著說。

「想調高零用金的理由為何?」我問。

「我要泡妞」洋喜滋滋說。

我噗滋笑說:「咦!那先練習泡我好了,免錢。」

 

上國中真的開始不一樣了,原來今在學校,有同學邀約去看電影,開始想有社交,這部份可以商確研議。

關於給予孩子零用金議題,並沒有一定的規範制約,端看孩子的年齡層,對價值的認定,使用範圍是什麼? 

該如何定奪?我仍在摸索學習中,歡迎一起討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美人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